|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子==>百年风云  

 
  第一回 林则除进京陛见 穆彰阿暗耍阴谋
第二回 韶关镇钦差遇刺 十三行洋奴传情
第三回 选刺客疤六爱计 斩烟犯颠地吃惊
第四回 拒禁姻群魔乱舞 顶妖风钦差执法
第五回 灭威风洋商发抖 显志气虎门销烟
第六回 率军民加强防务 守虎门首战告捷
第七回 屈英夷奸赋受宠 摘顶戴忠良罢官
第八回 露真形琦善卖国 显忠心陈氏牺牲
第九回 道光帝怒斥穆相 关天培捍卫虎门
第十回 换钦差依然卖国 平英团大显威风
第十一回 牛栏岗引牛入圈 平英团计平英军
第十二回 守定海三雄殉职 抗侵略裕谦尽忠
第十三回 侵略军再犯定海 葛云飞重创英兵
第十四回 守定海三雄殉职 抗侵略裕谦尽忠
第十五回 奕钦差贪生丢士 遭光帝惧敌求和
第十六回 陈老虎吴汕洒血 赋耆英英舰谈约
第十七回 订条约丧权辱国 拒入城粤民抗英
第十八回 施奸计攘内媚外 谋生活举碾求银
第十九回 识英雄朝贵得救 论国事钱江逢知
第二十回 何玉成血洒刘府 萧朝贵巧遇云山
第二十一回 三兄弟投友遇寇 鲨鱼头拦路逢强
第二十二回 悟真谛借梦创教 说实情共谋反清
第二十三回 闹象州捣甘王庙 战恶奴会杨秀清
第二十四回 赴挂平秀全陷狱 奔杨村开芳传书
第二十五回 反桂平杀妻劫狱 仗侠胆挥刀解围
第二十六回 进金田扩众收将 抚官兵编营破敌
第二十七回 太平军金田起义 清政府两路调兵
第二十八回 达开智破乌兰泰 向荣狡计取东乡
第二十九回 杨秀清转败为胜 铁公鸡欲赢却输
第三十回 守官村披荆斩棘 进永安建制封王
第三十一回 四皇子巧谋帝位 五叛徒骗返永安
第三十二回 朱锡能暗结同类 张嘉祥醉闯女营
第三十三回 张嘉祥认贼作父 洪天王率众突围
第三十四回 攻桂林东王失策 过渡口云山负伤
第三十五回 嘱后事南王伤逝 展前景道州扩兵
第三十六回 拼死活清将顽守 逞勇猛西王牺牲
第三十七回 石达开访贤得宝 洪天王兵进武昌
第三十八回 攀坚城八将奋勇 讲道理天王劝民
第三十九回 陆建瀛望风逃遁 石达开智取金陵
第四十回 图苟安修宫选妃 议大计意见分歧
第四十一回 北伐军所向披靡 咸丰帝闻风欲逃
第四十二回 围张登清军自拼 打冯官胜保技穷
第四十三回 翼王威震湘皖赣 肃顺治出曾国藩
第四十四章 曾国藩创办湘勇 石凤奎兵败宁乡
第四十五回 林启荣破洋枪队 赖汉英攻岳州城
第四十六回 图尊荣洪杨褪色 讲直言忠臣受刑
第四十七回 主正义达开雄辩 怀叵东王设计谋
第四十八回 挟天王秀清得逞 夺美女东王称心
第四十九回 赖汉英湘潭兵败 石达开湖口大捷
第五十回 太平军重振旗鼓 清政府垂死挣扎
第五十一回 反间不成身受缧 穷凶恶极诬好人
第五十二回 刚愎自用造冤狱 公忠体国破清妖
第五十三回 释私怨一致对外 庆功宴乐极主悲
第五十四回 施阴谋三王外遣 明利害各有安排
第五十五回 杨秀清逼封万岁 洪秀全暗设牢笼
第五十六回 洪仁发受命搬兵 韦吕辉奉旨回京
第五十七回 杨秀清被杀身死 韦昌辉别有用心
第五十八回 北燕密订苦肉计 翼王怒责韦昌辉
第五十九回 石达开虎口脱险 韦昌辉举兵谋叛
第六十回 胡以晃慷慨就义 韦昌辉穷凶极恶
第六十一回 石达开回京辅政 曾国藩密谋诱降
第六十二回 左宗棠虎口诱降 罗大纲以身殉职
第六十三回 排外姓洪氏弄权 石达开夜审刺客
第六十四回 揽大权国宗封王 石达开负气远征
第六十五回 石达开率部远征 攻南昌大将受挫
第六十六回 杨辅清率部反正 赖国舅瓷都请援
第六十七回 石达开洞壁题诗 赖汉英再请翼王
第六十八回 众叛亲离人马散 达开被困安顺场
第六十九回 远征军陷入绝境 石达开屈膝请降
第七十回 洪秀全力挽狂澜 太平军重振威风
第七十一回 五路会师破大营 咸丰破格用湘军
第七十二回 忠王执意攻上海 英法组织常胜军
第七十三回 李秀成假承意旨 陈玉成怒责英使
第七十四回 曾国藩三留遗嘱 陈玉成受困遭难
第七十五回 太平军二打上海 反动派再次勾结
第七十六回 反动派围占天京 洪秀室以身殉职
第七十七回 李秀成被俘失节 太平军继续战斗
第七十八回 出叛徒湖州失陷 走江西幼主逢险
第七十九回 咸丰帝荒淫无度 惠老爷乐极生悲
第八十回 选秀女兰儿入宫 施权术一朝受宠
第八十一回 用心计兰儿受宠 升贵人汉女遭殃
第八十二回 喜之喜咸丰得子 忧之忧洋兵进犯
第八十三回 八里桥清军惨败 咸丰帝北走承德
第八十四回 联军火烧圆明园 肃顺受宠掌大权
第八十五回 为争宠贵妃失宠 风流帝继续风流
第八十六回 万寿节咸丰病危 夺权位蛇鼠相争
第八十七回 嘱权臣密议后事 咸丰帝临终托孤
第八十八回 两太后密谋定计 恭亲王决定北行
第八十九回 恭亲王叩谒梓宫 巧安排叔嫂密议
第九十回 董元醇上书垂帘 八大臣罢职搁车
第九十一回 按仪程梓宫回銮 用心机调兵遣将
第九十二回 两太后发动政变 风大臣先后遭殃
第九十三回 王公议罪权臣死 垂帘听政野心达
第九十四回 西太后饱暖生事 安行海乐极生悲
第九十五回 快人心权阉伏法 遭疑忌幼帝被责
第九十六回 李莲英梳头受宠 恭亲王遭嫉被黜
第九十七回 闻警报天津骚乱 激民愤捉拿拐子
第九十八回 引蛇出洞捉王三 联合会审纵凶犯
第九十九回 议大婚同治立后 受干预皇帝微行
第一百回 遭惊骇少帝毙命 醇王子嗣立为君
 
 
第二十三回 闹象州捣甘王庙 战恶奴会杨秀清
发布时间:2007/1/10   被阅览数:2048 次
(文字 〖 〗)
 
人间天上无神,
何必以假当真?
痴对偶像献诚心,
才子变成愚人!
削偶砸庙挺身,
一举震醒万民。
反对神权第一人,
大义凛然可钦!
洪秀全、冯云山、钱江、萧朝贵等人,共聚祠堂,商讨传教大事。钱江提出应去广西,还说那里有他几位朋友,可请他们协助。秀全听了大喜,忙问:“是谁?”钱江道:“在广西贵县有一人姓石名达开,家资巨富,文武双全,素有大志。在当地,光石姓家族就有一千余人。石达开虽然青春年少,却非常受人尊重,在石姓家族之中很有号召力。我会如得此人,何愁大事不成?”钱江接着说:“还有一人姓胡名以晃,广西平南人,与我是生死之交。此人武艺出众,胆量过人,对满清恨之入骨。如得此人,真乃以一当十矣!”洪秀全等人听了,俱都鼓掌称善。钱江道:“决准备笔墨,容小弟修书。”秀全忙问道:“你我同去广西,何必写信?”钱江道:“福州是我的家乡,人地熟悉,便于发展会众,弟有意走上一遭。”萧朝贵摇摇头说:“你我大家刚刚聚在一起,早晚还要商讨大事,你怎能走呢?”钱江笑道:“兄言差矣!我们不能只在广西一地发展会众,多到几个地方有何不好?各省都有拜上帝会,将来才能‘遍地黄金甲,江山一把拿’呀!广西有各位兄弟主持足矣!”冯云山说:“钱贤弟说得有理,我看可行。”洪秀全也就同意了。钱江这才提笔在手,给石达开和胡以晃各修书一封,交给了洪秀全。第二天,钱江便与众人告别。秀全拉着他的手问道:“今日一别,不知何时方能见面?”钱江道:“最迟一二年,自然会见面的,教主哥哥保重了。”钱江说罢,奔福州去了。
且说洪秀全,他安排了一下家里的事情,留下仁发、仁达、宣娇看家,于一八四四年四月的一天,带着冯云山、萧朝贵前去广西。
书要简短。他们以教书为名,一路上广泛接触穷苦百姓,利用一切机会传播拜上帝会的教义,不到半年时间,就吸收了会众六百余人。这一天,他们来到广西桂平县的金田村附近。他们发现,这里真是个理想的地方:群山突起,层峦迭嶂,形势险要,易于出没,既可以进攻,又可以退守。金田村北的紫荆山、平隘山乃是矿区,盛产白银,当时产量居全国首位,有矿工六千多人,还有两千多名烧炭工人。他们受着矿主和官府的剥削和压迫,过着非人的生活,胸中积怨很多,对现实强烈不满,对发展会众、壮大反清力量非常有利。
洪秀全掌握了这些情况,非常高兴。他们首先结识了一位名叫芦六的老烧炭工人,把他发展成为拜上帝会的会众。他们三人就住在芦六的家里,洪秀全和冯云山经芦六引见,找了个地方教书。闲时参加矿工和烧炭工人劳动,接触学童家长,传播教义。芦六也到处替洪秀全说:“咱们矿上来了一位洪先生,学问很大,心地善良,通晓人间事理,能为百姓排忧解愁。谁有什么不明白的事情,找洪先生一问就知道了。”消息传开,不少矿工来找洪秀全,提出了各种各样的问题请他解答。洪秀全利用这个机会,向工人们宣讲拜上帝会的教义。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听讲的人越来越多,轰动了整个矿区。
洪秀全见听讲的人多了,便设立了三个会场,由他和冯云山、萧朝贵分头宣讲。洪秀全主持的那个会场,听讲的人数以千计,鸦雀无声,听得都入了迷。洪秀全兴奋地说:“咱们都是天父上主皇上帝的子女,理应享受天父的慈爱,有饭大家吃,有衣大家穿,有福同享,有祸同遭,男女平等,谁也不准欺负谁。可是咱们人间出了个阎罗妖,领着一群妖魔鬼怪与天父做对,与俺们为敌,把大家弄得缺吃少穿,吃苦受罪,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矿工们听了,都点头称是,洪秀全接着说道:“我们应该崇拜上帝,不信邪神,把阎罗妖和那些魔鬼统统消灭了,我们就有好日子过了。到那时候,活着的人有吃有穿,无忧无苦;死了以后,还可以登上天国,享受天堂的快乐。”洪秀全讲得绘声绘色,亲切动人,矿工们听了,又惊又喜。
这时,有个工人问道:“洪先生,听说皇上才是天子。您说咱们都是天父的子女,难道咱们也是天子吗?”“当然是了。咱们才是名副其实的天子呢!”又有一位工人说:“洪先生,您说的这话,叫官府知道了,是要杀头的!”“哈哈哈哈!”洪秀全朗声大笑着说:“对,他们是要砍我们脑袋的。因为他们都是妖魔鬼怪,是我们的死敌。有他们存在,就没有咱们的活路!”“这可怎么办呢?”人们焦急地议论着。洪秀全目光炯炯,扫视了一下全场,坚定地回答说:“这没有什么可怕的,只要大家抱成一个团儿,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魔鬼就不敢欺负我们了。这就叫‘众人一条心,黄土变成金’哪!”“对,说得对!”全场又活跃起来了。又有人问洪秀全:“洪先生,人哪,都是一个人一个心眼儿,怎么才能把这么多的心眼儿归拢到一块儿,做到心往一处想,劲儿往一处使呢?”洪秀全说:“正因为这是一个难题,所以,天父上主皇上帝才叫我们加入拜上帝会。入了会,都是天父的子女,受天父的保护,有饭同吃,有水同饮,一家有难,众人相帮。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事情就好办了。”众人听了,又活跃起来,纷纷举手,要求加入拜上帝会。
对于这些苦大仇深、饥寒交迫、心灵空虚的人来说,拜上帝会还是有很大吸引力的。洪秀全等三人来到这儿不到一百天,就发展会众三千多人。这些人分布在金田周围和紫荆山区,形成了一股巨大的潜在力量。
洪秀全深知:要想叫他们公开起来反抗压迫,反抗官府和神权,条件尚不成熟。为什么?自己所宣讲的拜上帝会的教义,都是一些很有说服力的道理,但是,只能起到吸引民众加入拜上帝会的作用,还不可能达到让他们采取反抗行动的目的。只有用实际行动,叫会众亲眼看到一切邪神和妖魔鬼怪都可以打倒,天父上主皇上帝在会众心里才能成为有威又有德的真神,才能鼓起会众的信心和勇气。
洪秀全听说,在象州有座甘王庙,香火很盛,对当地民众的精神压迫很重。传说甘王爷是一个凶神,曾经活吃了自己的母亲,还到处奸淫妇女,无恶不作,给山区人民带来巨大的灾难。人们怕这位甘王爷降灾降祸,就筹款给他修建了一座甘王庙,并规定每年三月二十八日为甘王庙会。到了这天,山区人民都爬山涉水到象州甘王庙焚香上供,乞求甘王爷大发慈悲。洪秀全就利用民众的这种心理,决定先拿神权开刀。
三月二十八日这天到了。洪秀全把冯云山留下处理教务,他和萧朝贵带领二十名有胆量又有武艺的会众,直奔象州,来到甘王庙前。这座庙字建在一个山坡之上,群山环抱,苍松翠柏,风景极其秀丽壮观。洪秀全站在庙前放眼四望,就见漫山遍野都是人流,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的推车,有的担担,从四面八方拥来。在庙前有个广场,不少商贩搭起凉棚,摆上货物,开起饭摊,高声叫卖。卖香的、卖供的、卖水的、卖饭的、卖糖果糕点的、卖衣服鞋帽的,应有尽有。
洪秀全看罢,感叹一声,率领大家转身进了山门。但见这座山门,是用石头砌成,非常宏伟壮观。穿过山门,就是庙门了。庙门左右放着一对石雕的“望天吼”,庙门上高挂金匾,上写“甘王神殿”四个大字。洪秀全率领众人穿过人流,挤进了头层院子。院内香烟缭绕,钟磐齐鸣,很多的善男信女手举高香,闭着眼睛,跪在院中祷告,也不知嘴里嘟嚷些什么!
洪秀全转过香火池和一座七级石塔,迈步走进大殿,见大殿正中的神龛内,塑着一尊有一丈五尺多高的甘王像。这位甘王爷,上身赤背,腰扎围裙,露着毛茸茸的前心和双腿,左脚下踏着一名裸体少女,右脚下蹬着一个小男孩儿,怀中还抱着一名少妇。这位甘王爷,圆睁环眼,盯着这位少妇,张着血盆似的大嘴,露着钢锥一样的獠牙,谁看了都要吓一跳。也不知是谁出的点子,把甘王爷塑造成这个样子。
在甘王爷的像前,放着一张供桌,桌上摆着一对锡制大蜡台,一对嵌着金字的大红蜡烛正在燃烧,鼎足而立的大香炉上插着无数高香,供桌上还摆满了各种供果。供桌前跪满了焚香许愿的老百姓。在供桌旁还放着一个大竹盘子,不少人往里扔钱。洪秀全想,崇拜偶像真是坑人不浅哪!虽然他们生活那么困难,还勒紧裤带,把钱献给神佛。洪秀全略停片刻,“噌”一声跳上供桌,面对人群高声喊道:“众人听着!”他清了清嗓子,便唱起歌来。他唱道:
神天之外更无神,
何故愚顽假做真?
只为本心浑天阀,
焉能超生在凡尘!
此时,将近中午,正是人多的时候。洪秀全这一嗓子,把跪在地上念佛许愿的人都吓呆了,有好几位被吓得趴在地上。心里说:这位是干什么的,莫非是个疯子?
大家正在发愣,就见洪秀全手指甘王像高声说道:“父老乡亲们,兄弟姐妹们!这个甘王是什么东西?假如真有此人的话,他就是妖魔鬼怪,对这种人就应该斩尽杀绝!他做了这么多的坏事,如此惨无人道,我们为什么还要烧香祭他?请问,他能为我们降福兔祸吗?大家不要再上当受骗了。要想真正过好日子,得由我们自己起来争取,我们应把这种骗人的偶像砸烂、毁掉!”洪秀全说罢,“刷”的一声,从腰中抽出明晃晃的斩妖剑,挥手就把甘王的脑袋砍掉了。接着,又“喊里喀嚓”几剑砍掉了甘王的手足。这一来,把那些上庙进香的老百姓吓得膛目结舌,苶呆呆发愣。
这时,萧朝贵也跳上神龛,一顿拳脚就把甘王爷的泥胎砸烂了,土块子和烂稻草撒了满地。那二十名会众,也鼓起了勇气,七手八脚,砸碎了神龛,扔掉了香炉,踢翻了供桌,撒了钱盘子。这半盘子铜钱,一桌子供果,“唏里哗啦”滚了一地,把甘王庙弄了个乱七八槽。这下子可捅了马蜂窝啦,人群一阵大乱,四处奔逃,有些妇女都吓哭了。诸位看看,这本来是一件好事,人们应当拍手称快,可是在当时,大多数的人接受不了,要想叫他们不信鬼神,真比登天还难。由此可见,当时人们的思想叫神权控制得多么严重!
洪秀全和萧朝贵,正在领人砸庙,忽听庙外有人高声喊道:“哪里来的逆贼?竟敢如此造孽!”随着声音,有一伙人冲进大殿。只见为首的这个人:四十七八岁,头顶缎子帽垫,顶门安着一颗红珊瑚的帽正,身穿月白色绸子长衫,脚穿紫缎子蹬山鞋,面皮青黄,颧骨高耸,一对黄眼珠子,看样子是个居官为宦之人。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年轻人,小鼻子,小眼,尖嘴巴,猴腮帮,穿件天蓝色的长衫,好像一名阔少。在他们身后,还跟着十几个保镖的。
书中代言:首先进来的那个人姓周名信义,家住桂平县城,是这一带有名的周举人。他与桂平知县张慎修是换帖的把兄弟,交情很厚。他就仗着官府的势力,在桂平县横行霸道。他身后那个年轻的阔少,就是他的儿子周三儿。今天,周举人领着周三儿和一群家奴前来象州甘王庙进香,正赶上洪秀全砸甘王像。周举人刚要进大殿,就听“呜”的一声,一只香炉飞了出来,好悬,差点砸到他的脸上。周举人大怒,一步蹿进殿内,用手指着洪秀全和萧朝贵,大声喝道:“这座甘王庙乃是极乐善地,靠圣神造福于万民。上至天子,下至庶民,无不虔诚朝拜。尔等何人,狗胆包天,竟敢如此妄为?来人,把他们捆了!”
周举人一声令下,那些保镖的如狼似虎,往上就闯,萧朝贵怕秀全吃亏,赶紧过来,把周举人的家奴迎住,大声喝道:“什么圣神造福万民,纯粹是满嘴胡说,欺骗百姓。老子非砸不可,看你们这群妖魔敢把我们怎样!”说罢,举起拳头与十多个家奴战在一处。洪秀全和那二十名会众也冲了上去,与众人厮打起来。洪秀全不会什么武艺,转眼之间,被人打得口鼻流血。周举人的儿子周三儿指挥家奴把洪秀全抓住,往外便拖。
正在这时,就听有人喊了一声:“住手!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尔等何故随便抓人?”此人声似巨钟,嗓音清脆,把众人都镇住了。洪秀全从几个家奴手中挣脱出来,大口喘着气,抬头观看:
见此人,好相貌,
凛凛身材六尺高。
头上戴,软便帽,
一条大辫身后飘。
白面皮,长得俏,
剑眉虎目鼻梁高。
方海口,嘴唇薄,
二目如灯放光毫。
蓝布裤褂多可体,
白布袖头高挽着。
虎体彪躯多威武,
恰似鸡群现仙鹤。
这个人的年纪有二十七八岁,长得做骨英风,盛气凌人,不怒而自咸。秀全看了,暗中称赞。周举人的小眼睛翻了翻,咧着嘴说:“你是什么人?仨鼻子眼儿——多出这口气儿!难道你和他们都是同党吗?来人,把他也给我抓起来!”“哈哈哈哈!”此人一阵冷笑,说道:“姓周的,放聪明点儿,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这个世道。不要把自己的路走绝了,你可是有名有姓的,到桂平县找你可不费劲儿。老实说,我可什么都不怕!”接着把胸脯一挺,“抓吧!我看你们谁敢动手!”不知道为什么,周举人的家奴一个也没敢上,殿内鸦雀无声。
此人扫视了周举人、周三儿和他们的家奴几眼,继续说道:“不客气地说一句,你周举人要敢碰我一下,我就抄了你的狗窝!”这句话真灵,把周举人和他的家奴都唬住了。周举人一看这个人很有来头,深恐在这大山沟里吃了亏,便用手指着此人说道:“好,好,好,咱们将军不下马,各自奔前程。你可敢报个名吗?”“哈哈哈哈!大丈夫坐不更名,行不改姓,我就住在紫荆山里的新村,以种山烧炭为业,姓杨叫杨秀清!”
杨秀清是近百年史上一位著名的民族英雄。家住桂平新村,祖祖辈辈以烧炭为业,家境贫苦。五岁失父,九岁丧母,是叔父把他拉扯大的。他的叔父是个贫苦农民,杨秀清从小就跟叔父吃苦受罪,给财主家放过羊,在当铺当过学徒,他还当过矿工,保过镖,护过院。后来,他为生活所迫,到处颠沛流离,足迹踏过两湖、两广,什么行当都干过。因为他走得地方多,结识了不少各行各业的人物,开扩了眼界,丰富了头脑,增长了不少知识。他没有念过书,但他聪明好学,有丰富的社会经验。他不但精通历史、懂得军事,而且对《五经》、《四书》、名人轶事也无不通晓,真是多才多艺。有人说他是“绿林状元”,这话并不过分。
另外,杨秀清对国家政局的变化非常关心,对国内外出现的一些重大事件也略晓一二。由于他是穷苦人出身,对普天下的受苦人十分同情和怜悯,无论是否相识,凡有求于他,无不解囊相助;穷哥们儿要是受了欺负,他总是尽力相帮,甚至不惜生命。因此,杨秀清在紫荆山一带威望极高,都说他像“夏天的凉伞,冬天的火盆”。
由于近些年时局动荡,在外不易谋生,杨秀清在头几年就回到新村烧炭了。丽些日于,他的叔父在海南岛病故,秀清赴去吊丧,好长时间没有在家。昨天,他才从海南归来,有不少朋友去看望他,在闲谈之中,就提到了洪秀全。他们说洪秀全为人正直,和蔼可亲,通晓古今,学问很高,专替穷人说话,是个了不起的人物。还说洪秀全创立拜上帝会,广收教徒,有很多人都入了会。杨秀清听了之后,就知道这三个人必有来历,很想见洪秀全一面。他今日天还没亮就起身奔金田村,一打听,不巧,洪秀全领人去象州甘王庙了。杨秀清急切想见到洪秀全,随后又赶到象州甘王庙,正遇上了周举人狗仗人势,要抓洪秀全。杨秀清这才大吼一声,当众解围。周举人心中不服,可又怕吃眼前亏,便领着儿子周三儿和众家奴,灰溜溜地逃回桂平去了。
且说洪秀全向前一步,拱手道:“若非杨兄相助,俺二人必遭毒手。洪某这厢谢礼了。”杨秀清也拱手说:“久闻洪先生大名,本应早日拜会。因家叔病故,某去海南治丧,故而来迟,还望洪先生海涵。”洪秀全又把萧朝贵引见给杨秀清,三个人又寒暄了一番。杨秀清把洪秀全和萧朝贵接到家中,盛情款待。还让妻子把上房腾出来,请秀全等人在此下榻。洪秀全见秀清出于至诚,却之不恭,也就同意了。同时,又叫萧朝贵去芦六家接来冯云山。从此,兄弟三人就住在杨秀清家里了。之后,四位英雄朝夕相处,食则同桌,卧则同榻,左右不离,越处感情越近,越觉着志同道合。洪秀全向杨秀清述说了拜上帝会的教义,杨秀清欣然接受,并表示愿尽全力支持洪秀全,共建大业。洪秀全为杨秀清洗了礼,接受他加入拜上帝会,地位在萧朝贵前,成了拜上帝会的四把手。
书要简短,自从杨秀清加入了拜上帝会,会务进展得非常顺利。他的全家人都加入了拜上帝会,光杨秀清一个人就发展会众两千多人。紫荆山的会众遍布四方,星罗棋布,力量越来越壮大了。
这一天,兄弟四人正在屋中闲谈,洪秀全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对秀清说:“四弟,我从花县起身来桂平时,你三兄钱江曾写了两封信,向我荐举了两位兄弟,一位叫石达开,一位叫胡以晃。你可了解这两位吗?”杨秀清说:“石达开住在贵县,广有良田,家资巨富。此人文武兼备,品格端庄,确是一位英雄。我会若得此人,何患大业不成?当初我在贵县时,曾与此人见过几回面,不过没有什么深交。至于胡以晃这个人,我也听说过,可没见过面。”洪秀全说:“目前我们正在用人之际,愚兄打算亲自去拜会这二位义士,你看如何?”杨秀清思索片刻,说道:“哥哥乃是教主,应主持会中大事,另差能事之人就可以了。”洪秀全说:“我不去贵县倒可,四弟可差人去和石达开联系。只是桂平,我确想亲自去一次,一为察访民情,二为发展会众。会中之事,有劳四弟代为主持了。”众人见洪秀全执意要去,不便强阻,只好同意了。洪秀全把钱江给石达开写的信交给杨秀清,又把斩妖剑交给冯云山掌管,这才告辞起程。
紫荆山的新村,离桂平仅五六十里。洪秀全走了不到两天,就进了桂平县城。他见这座县城虽不太大,倒也十分热闹。贯穿东西和南北的十字大街,人来人往,车水马龙,街道两旁,店铺林立,卖什么的都有,是仅次于广州的热闹城镇。洪秀全无心观看街景,按照信上的地址,寻找胡以晃的住处。将近中午,果然找到了。
原来,胡以晃住在东城的一条僻静胡同里,名叫顺城街孝感巷。洪秀全找到这里,一打听老胡家,无不知晓,有人指出第三个黑门便是。洪秀全手打门环,时间不长,就听院中响起了脚步声,接着有人说道:“来了,请等一等。”说罢,“咣当”一声,两扇门一开,从里边走出一人:身高足有六尺,身体魁梧,刚健有力,面如铸铁,粗眉阔目,看年纪有四十岁了。洪秀全迎上前去,笑着问道:“请问,这可是胡以晃胡先生的宝宅吗?”此人还礼道:“在下正是胡以晃,您是……”洪秀全大喜道:“敝人姓洪。有位钱江钱先生,托我给您捎来一封信。”秀全说罢,从怀中把信取出递给他。胡以晃大笑着说:“这么说,都是自己人了,快请到屋中坐吧!”说罢,洪秀全跟他走进院内。
洪秀全边走边看,只见小院不大,倒也干净,对面两间上房,都是砖瓦结构。胡以晃把洪秀全让进屋中,分宾主落座。
此时,胡以晃把钱江的信展开观看。看完之后,喜形于色,抓住洪秀全的双手道:“唉呀,失敬,失敬。原来是洪教主驾到,适才不晓,死罪,死罪!”洪秀全也客气了一番。当下,胡以晃准备了酒饭,二人边吃边谈。胡以晃道:“我与钱先生是莫逆的好朋友,他说话比圣旨都灵验,您有什么事,就只管吩咐好了。凡是我能办到的,一定竭尽全力。”洪秀全说明了来意,胡以晃皱眉说:“桂平县受苦的人是不少,要想叫他们加入拜上帝会,可也不容易。这些人私心重,顾虑多,胆子又小,很难说服。再说,官府在桂平县驻有重兵,对百姓看管得很严,一般人不敢轻举妄动。这儿的知县张慎修又是个有名的酷吏,提起他来,没有不害怕的。我想,教主在此传教,恐怕不会顺利的!”洪秀全点了点头。谈到拜上帝会,洪秀全向胡以晃详细地做了解释,喜得胡以晃手舞足蹈,表示愿意加入此会。饭后,洪秀全为胡以晃洗了礼,正式收他为会众。因为是钱江引见的,秀全对他格外器重,按教会的等级,把他排在第十三个位子上。胡以晃非常高兴,愿替洪秀全在桂平城内发展会众。
当天晚间,二人宿在一处。洪秀全奇怪地问:“你的妻小住在何处,因何一直未见?”胡以晃苦笑着说:“老婆早就死了,没有留下儿女,我只身度日已经二十余年了。”秀全问道:“为何不续娶一房?”胡以晃摇了摇头:“咳,家境不好,娶个老婆也难养活呀!再说,我还想干一番事业,不想被人拖后腿!”洪秀全大笑着说:“哈哈哈哈,真英雄也!”
两个人正在说话呢,突然听见有人砸门,“砰”,“砰砰砰砰”,声音一阵比一阵紧。还没等他俩穿上衣服,大门就被砸开了,“呼啦啦”,一群公差破门而入,各拿刀枪绳索,冲进屋内,大声喝道:“都不许动!你们的官司犯了。奉知县大人之命,拿你二人前去伏法!”说着上来两个公差,各拿绳索,往洪秀全和胡以晃的脖子上就套。吓得二人脸色变更,齐声问道:“你们何故捉人?”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