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史==>辽史  

 
  卷一 本纪第一
卷二 本纪第二
卷三 本纪第三
卷四本纪第四
卷五本纪第五
卷六本纪第六
卷七本纪第七
卷八 本纪第八
卷九 本纪第九
卷十 本纪第十
卷十一 本纪第十一
卷十二本纪第十二
卷十三本纪第十三
卷十四本纪第十四
卷十五本纪第十五
卷十六本纪第十六
卷十七本纪第十七
卷十八 本纪第十八
卷十九 本纪第十九
卷二十 本纪第二十
卷二十一 本纪第二十一
卷二十二 本纪第二十二
卷二十三 本纪第二十三
卷二十四 本纪第二十四
卷二十五 本纪第二十五
卷二十六 本纪第二十六
卷二十七 本纪第二十七
卷二十八 本纪第二十八
卷二十九 本纪第二十九
卷三十 本纪第三十
卷三十一 志第一
卷三十二 志第二
卷三十三 志第三
卷三十四 志第四
卷三十五 志第五
卷三十六志第六
卷三十七 志第七
卷三十八志第八
卷三十九志第九
卷四十志第十
卷四十一志第十一
卷四十二志第十二
卷四十二志第十二
卷四十三志第十三
卷四十四志第十四
卷四十五志第十五
卷四十六志第十六
卷四十七志第十七上
卷四十八志第十七下
卷四十九志第十八
卷五十志第十九
卷五十一志第二十
卷五十二志第二十一
卷五十三志第二十二
卷五十四志第二十三
卷五十五志第二十四
卷五十六志第二十五
卷五十七志第二十六
卷五十八志第二十七
卷五十九志第二十八
卷六十志第二十九
卷六十一志第三十
卷六十二志第三十一
 卷六十三列传第一
卷六十四列传第二
辽列史卷六十五
辽列史卷六十六
卷六十七列传第五
卷六十八列传第六
卷六十九列传第七
卷七十列传第八
卷七十一
卷七十二列传第十
卷七十三列传第十一
卷七十四
卷七十五
卷七十六
卷七十七
卷七十八
卷七十九
卷八十
卷八十一
卷八十二
卷八十三
卷八十四
卷八十五
卷八十六
卷八十七
卷八十八
卷八十九
卷九十
卷九十一
卷九十二
卷九十三
卷九十四
卷九十五
卷九十六
卷九十七
卷九十八
卷九十九
卷一百
卷一百一
卷一百二
卷一百三
卷一百四
卷一百五
卷一百六
卷一百七
卷一百八
 
 
卷六十一志第三十
发布时间:2005/10/13   被阅览数:2716 次
(文字 〖 〗)
 

 

刑法志上

刑也者,始于兵而终于礼者也。鸿荒之代,生民有兵,如

蜂有螫,自卫而已。蚩尤惟始作乱,斯民鸱义,奸宄并作,刑

之用岂能已乎?帝尧清问下民,乃命三后恤功于民,伯夷降典,

折民惟刑。故曰刑也者,始于兵而终于礼者也。先王顺天地四

时以建六卿。秋,刑官也,象时之成物焉。秋传气于夏,变色

于春,推可知也。

辽以用武立国,禁暴戢奸,莫先于刑。国初制法,有出于

五服、三就之外者,兵之势方张,礼之用未遑也。及阻午可汗

可知宗室雅里之贤,命为夷离堇以掌刑辟,岂非士师之官,非

贤者不可为乎。太祖、太宗经理疆土,擐甲之士岁无宁居,威

克阙爱,理势然也。子孙相继,其法互有轻重;中间能审权宜,

终之以礼者,惟景、圣二宗为优耳。

然其制刑之凡有四:曰死,曰流,曰徒,曰杖。死刑有绞、

斩、凌迟之属,又有籍没之法。流刑量罪轻重,置之边城部族

之地,远则投诸境外,又远则罚使绝域。徒刑一曰终身,二曰

五年,三曰一年半;终身者决五百,其次递减百;又有黥刺之

法。杖刑自五十至三百,凡仗五十以上者,以沙袋决之;又有

木剑、大棒、铁骨朵之法。木剑、大棒之数三,自十五至三十;

铁骨朵之数,或五、或七。有重罪者,将决以沙袋,先于椎骨

之上及四周击之。拷讯之具,有粗、细杖及鞭、烙法。粗杖之

数二十;细杖之数三,自三十至于六十。鞭、烙之数,凡烙三

十者鞭三百,烙五十者鞭五百。被告诸事应伏而不服者,以此

讯之。品官公事误犯,民年七十以上、十五以下犯罪者,听以

赎论。赎铜之数,杖一百者,输钱千。亦有八议、八纵之法。

籍没之法,始自太祖为挞马狘沙里时,奉痕德堇可汁命,按于

越释重遇害事,以其首恶家属没入瓦里。及淳钦皇后时析出,

以为著帐郎君,至世宗诏免之。其后内外戚属及世官之家,犯

反逆等罪,复没入焉;余入没为著帐永;其没入宫分、分赐臣

下者亦有之。木剑、大棒者,太宗时制。木剑面平北隆,大臣

犯重罪,欲宽宥则击之。沙袋者,穆宗时制,其制用熟皮合缝

之,长六寸,广二寸,柄一尺许。徒刑之数详于生熙制,杖刑

以下之数详于咸雍制;其余非常用而无定式者,不可殚纪。

太祖初年,庶事草创,犯罪者量轻重决之。春后治诸弟逆

党,权宜立法。亲王从逆,不磬诸甸人,或投高崖杀之;淫乱

不轨者,五车轘杀之;逆父终者视此;讪詈犯上者,以熟铁锥

椿其口杀之。从坐者,量罪轻重杖决。杖有二:大者重钱五百,

小者三百。又为枭磔、生瘗射鬼箭、炮掷,支解之刑。归于重

法,闲民使不为变耳。岁癸酉,下诏曰 :“朕自北征以来,四

方狱讼,积滞颇多。今休战息民,群臣其副朕意,详决之,无

或冤枉 。”及命北府宰相萧敌鲁等分道疏决。有辽铁恤之意,

昉见于此。神册六年,克定诸夷,上谓侍臣曰 :“凡国家庶务,

巨细各殊,若宪度不明,则何以为治,群下亦何由知禁?”乃

诏大臣定治契丹及诸夷之法,汉人则断以《律令》,仍置钏院

以达民冤。

至太宗时,治渤海人一依汉法,余无改焉。会同四年,皇

族舍利郎君谋毒通事解里等,已中者二人,使重杖之,及其妻

流于厥拔离弭河,族造药者。

世宗天禄二年,天德、萧翰、刘哥,及其弟盆都等谋反,

天德伏诛,杖翰,流刘哥,遗盆都使辖戛斯国。夫四人之罪均

而刑异。辽之世,同罪异论者盖多。

穆宗应历十二年,国舅帐郎君萧延之奴海里强陵拽剌秃里

未及之女,以法无文,加之宫刑,仍付秃里以为奴。因著为令。

十六年,谕有司 :“自先朝行幸顿次,必高立标识以禁行者。

比闻楚古辈,故低置其标深草中,利人误入,因之取财。自今

有复然者,以死论 。”然帝嗜酒及猎,不恤政事,五坊、掌兽、

近侍、奉膳、掌酒人等,以獐鹿、野豕、鹘雉之属亡失伤毙,

及私归逃亡,在造逾期,召不时至,或以奏对少不如意,或以

饮食细故,或因犯者迁怒无辜,辄加炮烙铁梳之刑。甚者至于

无算。或以手刃剌之,斩击射燎,断手足,烂肩股,折腰胫,

划口碎齿,弃尸于野。且使筑封于其地,死者至百有侠人。京

师置百尺牢以处系囚。盖其即位未久,惑女巫肖古之言,取人

胆合延年药,故杀人颇众。后悟其诈,以鸣镝丛射、骑践杀之。

及海里之死,为长夜之饮,五坊、掌兽人等及左右给事诛戮者,

相继不绝。虽尝悔其因怒滥刑,谕大臣切谏;在廷畏懦,鲜能

匡救,虽谏又不能听。当其将杀寿哥、念古,殿前都点检耶律

夷腊葛谏曰 :“寿哥等毙所掌雉,畏罪而亡,法不应死 。”帝

怒,斩寿哥等,支解之。命有司尽取鹿人之在系者凡六十五人,

斩所犯重者四十四人,余悉痛杖之。中有欲置死者,赖五子必

摄等谏得免。已而怒颇德饲鹿不时,致伤而毙,遂杀之。季年,

暴虐益甚,尝谓太尉化葛曰 :“朕醉中有处决不当者,醒当覆

奏 。”徒能言之,意无悛意,故及于难。虽云虐止亵御,上不

及大臣,下不及百姓,然刑法之制,岂人主快情纵意之具邪。

景宗在潜,已鉴其失。及即位,以宿卫失职,斩殿前都点

检耶律夷腊葛。赵王喜隐自囚所擅去械锁,求见自辩,语之曰:

“枉直未分,焉有出狱自辩之理?”命复絷之。既而躬录囚

待,尽召而释之。保宁三年,以穆宗废钟院,穷民有冤者无所

诉,故诏复之,仍使铸钏,纪诏其上,道所以废置之意。吴王

稍为妈所告,有司请鞫,帝曰 :“朕知其诬,若按问,恐余人

效之 。”命斩以徇。五年,近侍实鲁里误触神纛,法应死,杖

而释之。庶几宽猛相济。然缓于讨贼,应历逆党至是始获而诛

焉,议者以此少之。

圣宗冲年嗣位,睿智皇后称制,留心听断,尝劝帝宜宽法

律。帝壮,益习国事,锐意于治。当时更定法令凡十数事,多

合人心,其用刑又能详慎。先是,契丹及汉人相殴致死,其法

轻重不均,至是一等科之。统和十二年,诏契丹人犯十恶,亦

断以《律》。旧法,死囚尸市三日,至是一宿即听收瘗。二十

四年,诏主非犯谋反大逆及流死罪者,其奴婢无得告首;若奴

婢犯罪至死,听送有司,其主无得擅杀。二十九年,以旧法,

宰相、节度使世选之家子孙犯罪,徒杖如齐民,惟免黥面,诏

自今但犯罪当黥,即准法同科。开泰八年,以窃盗赃满十贯,

为首者处死,其法太重,故增至二十五贯,其首处死,从者决

流。尝敕诸处刑狱有冤,不能申雪者,听诣御史台陈诉,委官

覆问。往时大理寺狱讼,凡开图片奏者,以翰林学士、给事中、

政事舍人详决;至是始置少卿及正主之。犹虑其未尽,而亲为

录囚。数遣使诣诸道审决冤滞,如邢抱朴之属,所至,人自以

为无冤。

五院部民有自坏铠甲者,其长佛奴杖杀之,上怒其用法太

峻,诏夺官。吏以故不敢酷。挞剌干乃方寸在醉言宫掖事,法

当死,特贳其罪。五院部民偶遗火,延及木叶山兆域,亦当死,

杖而释之,因著为法。至于敌八哥始窃蓟州王令谦家财,及觉,

以刃刺令谦,幸不死。有司拟以盗论,止加杖罪。又那母古犯

窃盗者十有三次,皆以情不可恕,论弃市。因诏自今三犯窃盗

者,黥额、徒三年;四则黥面、徒五年;至于五则处死。若是

者,重轻适宜,足以示训。近侍刘哥、乌古斯尝从齐王妻而逃,

以赦,后会千龄节出首,乃诏诸近侍、护卫集视而腰斩之。于

是国无幸民,纲纪修举,吏多奉职,人重犯法。故统和中,南

京及易、平二州以狱空闻。至开泰五年,诸道皆狱空,有刑措

之风焉。

故事,枢密使非国家重务,未尝亲决,凡狱讼惟夷离毕主

之。及萧合卓、萧朴相继为枢密使,专尚吏才,始自听讼。时

人转相效习,以狡智相高,风俗自此衰矣。故太平六年下诏曰:

“朕以国家有契丹 、汉人 ,故以南、北二院分治之,盖欲去

贪枉,除烦扰也;若贵贱异法,则怨必生。夫小民犯罪,必不

能动有司以达于,惟内族、外戚多恃恩行贿,以图苟免,如是

则法废矣。自今贵戚以事被告,不以事之大小,并令所在官司

按问,具申北、南院覆问得实以闻;其不按辄申,及受请托为

奏言者,以本犯人罪罪之 。”七年,诏中外大臣曰:“《制条》

中有遗阙及轻重失中者,其条上之,议增改焉 。 ”。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